首页
国事家事天下事
危险的生存环境
街谈巷议
网站简介
问题新闻:吉林丰满水电站原大坝已开始..
在被毒食品击倒前,请为子孙呐喊
挽救乡村生物多样性刻不容缓
2018-09-26 20:45:12 来源:明辨是非 作者:蒋高明 【 】 浏览:61次 评论:0

乡村是栽培物种、驯化物种集中分布的地方,同时其野生生物多样性也非常丰富。这些物种构成了优美的乡村生态,没有这些物种,乡村将失去生机。即使人类非常讨厌的害虫与杂草,也是乡村生态环境所必不可少的,它们至少是生态系统食物链中的一员,或为天敌物种,或给微生物和小动物提供生存机会。遗憾的是,在现代农业模式下,大范围超量使用化肥、除草剂、杀虫剂、地膜,乡村生物多样性出现了塌方式下降。农田里已经基本没有蚂蚱、斑麻蜥、屎壳郎、蝈蝈、螳螂、蚯蚓、蛇、甚至老鼠等;森林里多种小鸟都看不到了,连刺毛虫、天牛也基本没有了;河流池塘里,难以寻觅青蛙、蟾蜍、沙里趴(一种鲤科鱼类)、泥鳅、鳖,甚至连乡村池塘湿地也直接消失了;村子里见不得飞着的燕子、蜻蜓,墙上很少见到壁虎。野生草本植物中,半夏、毛地黄、米口袋、点地梅等已很少见到它们的踪迹了。

乡村野生物种消失,罪魁祸首是人类各种有害科技发明。围绕食物链,人造化学物质高达数万种,其中农药、除草剂、地膜、抗生素、转基因技术滥用是造成野生物种消失的最直接原因。为了发展懒人农业,人类发明了化学物质,大量进入农业生态系统,一些来不及适应化学污染的物种,率先消失甚至灭绝。而经过农药等石化物质洗礼的一些害虫与杂草,趁机占领了生态位,变得更难对付。

蚂蚱对农药是非常敏感的,蝗虫危害几千年,如今蝗灾在农药面前已经溃不成军,转而进攻草原。大量使用农药和除草剂,让蝗虫这个食草昆虫根本不能够生存下来。小时候最喜欢捕捉一种绿颜色的蚂蚱,雌性的比雄性的个头大,繁殖季节肚子里有很多黄色的卵,是一种优质蛋白质,当地人称之“登登山”。最近二三十年来,我在很多地方根本见不着该物种的踪影。“登登山”喜欢吃洋槐叶子,但是洋槐等树种在农村都非常的少见了,北方多样性的树木几乎变成清一色的杨树。

蛙鸣,是很多人特别的记忆。夏夜的傍晚,燥热难耐辗转反侧时,蛙鸣便成了催眠曲。孩子们更喜欢的是蛙类的小蝌蚪,皮肤黑得发亮,靠一条柔弱的尾巴便能游动。遗憾的是,两栖类皮肤对农药非常敏感,大量农药和除草剂使用,污染了水体,蝌蚪不能正常发育而死亡。农药还夺走了青蛙的食物,那些农田害虫尤其水稻田,原本是青蛙等天敌的食物,农药控制了害虫,蛙类就没有食物。环境污染与食物短缺,造成青蛙在乡间湿地消失。泥鳅生活在底泥里,小虾生活在有挺水植物分布的清水中,这些物种现在已经在北方乡村中很难看到了。小时候,农村蛇特别多,最常见的一个品种叫水蛇,在水里游,孩子们见了很害怕,笔者就曾有误将水蛇当青蛙抓的危险经历。还有一种淡水龟,乡亲们叫它老鳖,以前河里面就有,笔者曾经被它咬过。被老鳖咬住,不能用力甩,越甩就越咬得紧,和手一起放在地上,老鳖就很快松开手自己逃命去了。蜻蜓特别好看,你只需背着它悄悄走近,往往是能捉到的。大人说蜻蜓吃蚊子,就捉到后放进蚊帐里,但从来没有发现蚊子被吃掉,原来是蜻蜓吃蚊子的幼虫——孑孓。“囊萤映雪”的萤火虫,在农药洗礼下,也变得非常稀罕了。

屎壳郎是促进农业元素循环重要的物种之一。屎壳郎滚粪球,并在地下打洞,为的是为繁殖的后代储存食物。然而,现在农民种地基本不用有机肥了,加上农药与除草剂污染,农田里屎壳郎几乎绝迹了。

老鼠和人类是长期共存的。老鼠生命力非常顽强,但就在这样顽强的物种,在人类的各项化学发明之前也败下阵来。转基因作物种植很可能造成老鼠消失,几年前新华社记者就此有专门的跟踪报道。挺转专家说新华社记者的这篇报道是十大谣言之一,其实是根本没有经过科学验证的轻率说法,是在自然规律面前无知的表现。转基因会造成田间鼠类繁殖能力下降,法国、俄罗斯等多国科学家进行的长期实验,都证明转基因食物影响鼠类生殖与健康。其次,种子商从其自身利益出发,搞单粒播种,种子外包农药,使得鼠类在野外取食困难。农民都知道“有钱买种、无钱买苗“这样浅显的道理,以前播种都是多用种子的,出苗后再间苗(一些地下害虫与蝼蛄也有这样的功能)。如今有了化学农药的保护,省去了间苗功夫,但有毒种子也影响了老鼠和蝼蛄等物种生存。老鼠消失了,以老鼠为食的猫头鹰、蛇等也自身难保。人类吃饱了,天敌饿死了;人类吃病了,医院发财了。

燕子、斑麻蜥、青蛙、瓢虫、螳螂等本身就是农田卫生,如今他们的工作被农药替代了,自身生存都成为问题。害虫少了,以昆虫为生的鸟类也面临者严重的生存问题。

农田里消失的不仅是野生物种,那些人类长期保存的种子也因商业种子公司出现,因农民不留种,也基本消失了。目前乡村已经很难找到能够留种的西红柿、黄瓜、青椒、水稻、玉米等老种子,我们只能到朝鲜、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去找种子,但愿他们国家还有老种子。除了植物种子,人类培育的家禽家畜等传统动物物种,也面临者急剧消失之危险。人类发明的能够消灭物种的化学物质数百万种,但人类倾其全球力量,造不出哪怕细菌或病毒那样简单的生命。

乡村生物多样性降低,直接造成的后果是生态平衡被打乱,导致害虫、杂草与病害治理成本更高。大量农药和除草剂使用,并没有从根本上控制住害虫和杂草,每年农民依然需要购买,而且越用越多。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乡村原本存在的野生动物尤其天敌被杀死了,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目前的北方农村,秋天已基本看不到南迁的大雁;夏天很难看到成群飞着的蜻蜓;燕子也明显地少了,因为它们找不到搭窝的地方——过梁改用天花板了。多样化的森林变成了杨树纯林,林下没有灌丛,鸟类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做窝。大量湿地消失致使青蛙等两栖类动物丧失家园,河里的鱼虾因为污染而消失。即使让人生畏的蛇,也因为误食了吃了耗子药的老鼠(蛇是老鼠的天敌)而丧生,就连那浑身有毒的蝎子也逃脱不出食客的嘴巴。

人类为了吃饱饭(吃好饭成为奢侈享受),生活得更加舒服,农业大力借助化学合成物与大型机器,从事农业的人群越来越少。社会进步了,但是代价变大了,一些物种可能永久地消失了。环境中增加的大量的不可降解的物质如塑料膜,不能降解的重金属持续不断地进入农业生态系统,这些“化学定时炸弹”最终会有引爆的一天。先人类之前,一些敏感的小精灵已经消失了。乡村里那些消失的小生灵的生命抗争,能否感化那些贪婪的资本及其豢养的所谓科学家放下屠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1130477.html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