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事
国事家事
环境安全
街谈巷议
网站简介
李克强:让食品安全违法者付出代价
国际要闻:
朝鲜七日 --崔永元
2019-01-30 21:42:47 来源: 作者: 【 】 浏览:354次 评论:0

朝鲜七日 是崔永元老师2009年去朝鲜做艺术指导时写的系列文章,虽称七日,实际只有四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33492568720682#_0


朝鲜七日 (一)---崔永元

朝鲜七日 (一)

14日中午赶到首都机场上了飞机,飞机滑出去又被拖了回来。空姐说,飞机没电了,要回去充电。没电就没空调,一个小时后,全飞机的人衣服都湿透了,空姐说,这个飞机马上就不用了。真正的实话实说。我等是此架飞机退役前的最后几拔乘客。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本国民航的飞机。

不过,这的确是架飞机,起飞后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平壤,我忙掏出相机,拍了第一张照片。

平壤国际机场

机场海关挺严,我们随身带的包都被检查了一遍,海关人员甚至用中文说:“手机?”我们摇头加摆手,电脑是查有没有无线上网卡,我们的摄像机也顺利过关,带的碟片说明是朝鲜电影也准许入境,总之,朝鲜海关并不像传说中那样。

出了海关,四个东木(朝鲜语“同志”的意思)来接,唯一的女士小全曾在中国上过学,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以后七天一直为我做翻译,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北京有这么多树吗?”

从机场进市区再到羊角岛饭店,一路无比干净,仿佛回到我童年时光。童年时我常在夜晚凝望满天繁星,产生无边无际遐想,现在晚上我基本不抬头。

眼中的平壤算不上现代化的市区,也并不落后,高楼不多,也不少,大同江水不算清,也不混,马路上人和车不算多也不算少,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的感受,真的是似曾相识。

饭店门口有门童帮助拿行李,有大堂宽敞明亮,有咖啡厅可以喝茶,有旋转餐厅(第37层)可以看夜景,还有三个餐厅,三个商店,一个桑拿,一个保龄球馆,两张乒乓球台和一个小型赌场(澳门人开的)。

不管你是共产党员还是煤老板,接待设施基本完善,唯一不方便的是发E—mall和打长途电话,只能在一楼固定地方,房间里不行。

房间相当于改造前的梅地亚,有拖鞋、牙刷、肥皂、卫生纸和衣服架,我的房间的电视能看CCTV1和CCTV2,还能看凤凰卫视,节目还是水平参差不齐,和国内看到的一样。

我们决定吃晚饭了,这是决定性的时刻,会印证一些传说。我们用餐的地方在宾馆对面的平壤国际电影会馆,到了餐厅门口,我问小全,上面写的是不是餐厅?小全说,不,是食堂。

进去一看,不是员工食堂,就是餐厅,我没和小全争,我可不像那些政客,为鸡毛蒜皮的事儿争论不休,因小失大。

餐厅也好,食堂也好,都能吃饭。

点菜、点主食、点啤酒,花了人民币三百多元饱餐了一顿,菜量有些少,可服务员漂亮,还是划算的。

吃完饭回到羊角岛宾馆37层旋转餐厅继续喝啤酒,我是个基本不喝酒的人,今天三小时内喝了两顿。喝得直想唱歌,服务员小金就顺手弹钢琴伴奏,水平依我外行之见,不比克莱德曼差多少。

在朝鲜,每个学生都要学一门乐器,小金学的是手风琴,钢琴也是键盘,也就会了。

唱到两点多,有人提议进入下一个行动——睡觉,我不困也只能答应。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打开电视看CCTV1的午夜电视剧场,看着那个粗糙到极致的滥电视剧,直想抽自己嘴巴,又气又恨,没吃安眠药就睡着了。(未完待续)

(二)

作为艺术总监,今天的正事是审看电影乐团赴中国巡回演出的节目。下午4时开始,于是我们就去了万景台。那是金日成将军的故居,相当于韶山冲。

小时候,我会唱一首歌——《歌唱吧,万景台岔路口》

“在那光复伟大祖国

浴血战斗中

在那二十年漫长岁月里

故乡多么难忘

万景台

岔路口啊

将军曾在这里

他望着家乡敞开的柴门

奔向战斗远方。”

这歌好听的不行,当时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是日本投降后,金日成将军回到朝鲜过家门不入,直接去了更需要他的地方。领袖都这样,毛泽东离开韶山冲32年才回去——“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万景台故居地方不大,十分钟可以看完,旁边有清凉的井水,舀起来就喝(朝鲜的瓶装矿泉水都比我们的好喝,啤酒更是),也有卖纪念品的商店,没人推销逼你掏钱。

上次我去韶山冲,想买个毛泽东挂件放车上保平安,一砍价,小贩说,这得请,不能还价。于是花50元请了一个,走上三步,旁边是30块俩儿。我心说,也就是我吧,毛主席来了你敢黑他不?

回来车上和小全聊天,小全问,你是中国著名的导演、演员和主持人?这肯定是李春日介绍的,我没犹豫,告诉她我导过四年《春节大联欢》,在《电影传奇》中饰演过200多个角色,在主持界属兔的男人里面排前三位。

她说,我看过《任长霞》、《暖春》、《马背上的法庭》和《三峡好人》都没见过你,我心说,我都没见过这些电影。外国人看外国人电影都很奇怪,比如朝鲜人基本上不知道《看不见的战线》(中国人一大半知道),上次去日本,他们也没怎么听说过《生死恋》,这叫墙内开花墙外香。

小全还说,你们分房子吗?

我说,以前分,现在买。

小全说,是不是有钱也买不到自己中意的房子?

我想了半天,差不多真是这样。

小全说,平壤今年建的十万套房子里有她一套。

你看,潘石屹,任志强他们竟干破坏祖国形象的事。

小全还说,朝鲜看病不要钱,上学十二年都不要钱。

我必须多说几句了,我说我们的祖国幅员广阔,民族众多,矿藏丰富,历史悠久,指南针就是我们发明的,要不现在全世界人民还找不着北呢,对了,古典足球也是我们中国发明的……

小全说,你们这次出线了吗?

我说,我头有点儿晕,想眯一会儿。

回国那天一出机场,五六台摄像机在等着,见着我喊了一声但没开机,我说不是拍我的吧?他们说,对,是拍朝鲜男女足球队,他们和你一个飞机过来,去昆明海埂集训。

中国人不怕谈GDP和外汇储备,就怕谈国足,一谈准灭火,又没办法,因为现在球信息是公开的。(未完待续)

(三)

昨天,翻译小全提醒说“今天是个重要日子”,我一想,对,

8月15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4周年纪念日。朝鲜各地都有纪念活动,小全问中国有没有?我说可能会有一台晚会。

中国人在意逢五逢十,比如今年建国六十周年,动静就会很大。平时无所谓,有人还专挑“九·一八”结婚办喜事。这也不能苛求,中国五千年历史中丧权辱国的日子太多,全忌讳了,就只能办集体婚礼了。

去过万景台,又看平壤邮票馆,又买到两套《卖花姑娘》的邮票,朝鲜一共出过五套,我有了三套。另外两套因年代久远断货了,陪同小韩要我别急,他去找集邮的朋友想想办法。

我是个《卖花姑娘》迷,坐在车上浏览市容,哪里有《卖花姑娘》,或是海报,或是雕塑,我一眼就可以看到。

朝鲜朋友介绍说,《卖花姑娘》的歌剧是金日成将军创作的,1930年在白头山(中国称长白山)还组织抗日游击队演过,边演边改,后来在五家子定稿。

我们看到的电影,拍摄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中国与朝鲜几乎同步上映,人们边看边哭,歌声到处流传。也因此,扮演花妮的朝鲜人民演员洪英姬是中国观众最熟悉、最喜爱的朝鲜电影演员。

小全说,你明天就能见到她。

我是相当地高兴,记得我小时候看电影时从没想过和银幕上那些偶像见一面,做梦也没这方面的内容。上高中时见到第一位女明星师伟(在《林海雪原》中饰演小白鸽),一下子激动的手脚冰凉。

直到2002年才开始大面积圆梦,见了上千位中国明星,又和阿尔尼亚的米拉(《宁死不屈》女主角),南斯拉夫的瓦尔特成了好朋友,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下午四点,开始审看朝鲜电影乐团为访华巡演准备的节目。节目没的说,郑春日团长说,排练了一月有余,为了我们的审看,又加班加点了三天。

我见到了人民演员崔三淑老师,快六十岁了,声音甜美依旧,当年我们熟悉的《卖花姑娘》主题歌和“赤诚花”以及《金姬和银姬的命运》中的“爸爸的祝福”都是她演唱的。

既然是艺术总监,我要对演出质量负责任,我为青春活泼的金喜玉选定了一首中国歌《红旗飘飘》让她抓紧练习,并建议她到观众席中去演唱,她的边唱边舞的风格很适合与观众互动。

建议给长鼓手林太权和吉它手金成心打追光,他们的青春靓丽和娴熟的技巧定会赢得观众的喝彩。

建议男女声对唱“九九艳阳天”谢幕时男歌手不要走回舞台中央,而是躲在侧幕露出头来招手,中国观众喜欢有趣,建议唱“英雄赞歌”的副歌时,指挥可以转身指挥全场大合唱,……我的几乎所有建议,朝鲜艺术家都一一采纳,合作不像传说中那么难。

看看表,已经没时间吃晚饭了,我们要赶到五·一体育场去看十万人参演的《阿里郎》。(未完待续)

(四)

恩爱夫妻,生活清贫,深爱美丽妻子的丈夫执意外出打工挣钱,补贴家用。丈夫走后,地痞流氓纷至沓来,妻子却守身如玉。一年后丈夫归来,见到了依然美丽的妻子也听到了刺耳的传言,于是决定再次出走,妻子追在身后声声呼唤:我的郎啊,我的郎……

翻译成朝鲜话就是阿里郎。

这个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故事不知为什么成了朝鲜民族的符号,听到阿里郎你就会想到朝鲜民族,就像听到梁山伯与祝英台想到中国一样,听到罗密欧与朱丽叶想到意大利一样。怪得是,很多民族源远流长的都是悲剧。

80欧元一张票,我们走进了五一体育场的外宾席,晚八点二十左右,参演的演员排队入场了,这之前,由数千(或许是上万)名孩子组成的背景台不停地变换图案,我一下想起了宝贝女儿,她也是国庆六十周年阅兵的背景台方队成员,手持鲜花与色板变换几十个图案。最近她起早贪黑地练,一天早晨四点回家,袜子是湿的,抽空还写了作文《我与祖国共命运》。

参演的演员入场了,他们排成一个大大的看不到尾的方队缓缓入场,我一下子意识到,这是一个民族走过来了,他们用规定的或是自己习惯的步子整齐划一地入场,这个叫朝鲜的国家就是他们的舞台,你不许它表演吗?你想用什么方式不许它表演?你想让他表演什么?这是出给全世界政工干部的一道试题。

这个100分钟的表演不大可能用文字逼真的描述,你只能看看这些照片。

小全说,我儿子五岁了,他一定能参加一次阿里郎。一个平壤的孩子没参加过阿里郎的表演,太失落了。

我注意到,并没有汽车接送这些孩子,他们走着,或是坐公交车?他们准时来了,演出结束后,他们会回到学校或指定地点总结,然后再回家,他们要一口气演上两个月,没有补助。

服务员会为你引座,但同时也会回避你的相机。

纪念品中有一种是阿里郎的宣传画,特别的是这不是印刷品,而是一张张手绘出来的。

我有一种冲动,想走回羊角岛宾馆,但还是上了车,过了大同江上的大桥,回到那个岛上。

打开电视,CCTV的电视剧又开播了。(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