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事家事天下事
危险的生存环境
街谈巷议
网站简介
问题新闻:吉林丰满水电站原大坝已开始..
老兵丑牛专辑
丑牛(100):王长江给共产党捅了娄子
2017-09-15 09:48:56 来源:武汉工农兵网 作者:丑牛 【 】 浏览:3691次 评论:0

丑牛(100):王长江给共产党捅了娄子王长江教授在党的最高学府讲党建,一石击起千重浪,掀起了社会大波澜。他的讲课内容为共产党捅了三个大娄子。

第一个娄子是:共产党不承认共产党。他引了很多证据,证明共产党是个“舶来品”,而且不合乎政党产生的规律。“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政党天生就是要在民众和公权力之间起一种连接作用”,你共产党怎么要革命呢?要和“公权力”作对呢?要对公权力“进行破坏和捣乱”呢!王长江所说的“公权力”就是资产阶级的国家。对这个国家进行革命,进行“破坏和捣乱”,实在是大逆不道。

第二个娄子是:共产党不应搞共产。你把民众糊弄到一起,破坏和捣乱,算你打赢了,夺了权,成了“执政党”,就应该“还权于民”,怎么还呢?不应该再革命、继续革命,特别不要搞社会主义革命,更不可搞共产主义革命。王长江早在十多年前,就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这一命题,这次讲课更进一步提到共产党必须“转型”,并明确地说:“什么党?领导市场经济的党”。怎样领导市场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意味着:第一,执政党已经意识到,把党的意识形态(按: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革命)作为发展动力是不成功的。归根结底,还是要充分发掘人追求利益的本性……,它不再由执政党和政府去规定人们做什么,而是人们根据利益最大化原则,自主地决定做什么。”这不就是自由主义么,美国里根总统、英国撒切尔首相作得最好。何用你共产党来领导!你共产党有什么资格来领导?

第三个娄子是:共产党不应姓“马”,应姓“资”。在讲课中,对“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句话的嘲讽,占了很大一部分。说马克思是个德国人,马克思主义应是德国的;说马克思写书是在大英博物馆,马克思主义应是英国的;俄国实践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应是俄国的。中国人接受了俄国人的马克思主义,搞计划经济,因此中共是个“舶来品”。他讲了好多计划经济的“笑话”,把文化大革命中的“斗私批修”嘲笑一番,农业合作化也嘲笑一番,“学雷锋”更嘲笑一番,最后连自己幼年学写雷锋日记,也道出了他的“内心世界”(我想,这一条恐怕是真实的)。这一串嘲笑故事是表明:“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连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的毛泽东也有些不自信。“这个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大人物,你搞了三十年,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运动接一个运动,结果老百姓的温饱都没解决,他觉得肯定心里特别郁闷,对吧”。

“计划经济的最大缺陷,他缺动力”。“只要我们把人对利益的追求作为社会发展的原动力,我们都必然走到市场经济这条道路上来”。这也就必然是资本主义代替了马克思主义。

王长江在讲课中,不仅捅出了这三个娄子,通篇讲话都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反党的,对他的反党言论,正在深入地开展批判。本文要分析的是为什么说王长江的讲课是捅了共产党的娄子?回答是一句话:共产党人反共,而且是高层的共产党人反共。这是个“大娄子”。

王长江本人是党的高级干部,中央党校是党的高级学府,能策划这一次讲课行动的当然不是王长江个人。也不仅是中央党校的领导人,是中央党校的上级领导人。

党校反党,不是个人或偶然,类似王长江这样的人物,浮出水面的,在党校有一大串。几任的校长和常务副校长都干过反党的勾当。有的办了之后,还专程跑到美帝国主义头子那里去“报喜”:“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共产党要改名了,要改成民主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党”。

岂止是“党校反党”,国务院里面也有人反党。前些年,由国务院委托前国家发改委主任高尚全召开的改革开放未来走向的座谈会,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说中国未来的发展模式就是台湾模式。那中国共产党怎么办?“共产党本来就是一个非法组织”。这些言论,还堂而皇之地写在《座谈纪要》上,当有人发到网上曝光后,还被追查为特务、间谍,高尚全还公然地为反党言论辩护。

岂止是政府,在党的最高会议的十六大上,“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成为一个大的亮点。王长江在这次讲课中,特别炫耀,认为这是中共承认革命的不成功,而走向“人们追求各自利益最大化”的转折点。在这次大会上,还取消了共产党是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的建党路线,认为一些资产阶级分子也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出贡献。也是共产党的社会基础。资产阶级也是共产党的依靠。这话真雷人。还有更雷人的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剩余价值的学说,应重新探讨”。我的天,把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基石也推翻了。为此:说的一句话更把人雷翻:“这表明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马克思在天之灵听了一定会感叹地重复他的一句名言:“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王长江是中国共产党党校的党建部主任,他讲党的建设用的全是资产阶级的政党理论。讲无产阶级党的建设,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他说“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资产阶级政党的产生是这样的。无产阶级的政党是反资产阶级斗争的产物,怎么会去服从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呢?世界上第一篇《共产党宣言》一开头就写道:“一个幽灵,徘徊在欧罗巴,共产主义的幽灵”,它向发生在欧洲的,并统治着世界的资本主义挑战。毛泽东写的《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主党》以及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28周年的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中,都讲了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历史背景,是反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对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的野蛮统治。凭什么说当时没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没有工人阶级,中共是个“舶来品”呢?

王长江这位中国共产党的党建专家,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 ,可以说一无所知,对中国共产党的建设,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他只会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的立场上,诋毁共产党,诬蔑共产党,进而消灭共产党。他讲“党建”,全都是“党毁”,细读他讲课的全文,这样的评价一点也不过分。

王长江绝不是共产党的学者,严格地说,也不是资产阶级的学者。学者总有求知的一面,在世界发生经济危机时,许多资产阶级的学者建立了西方马克思经济学派;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策动颜色革命时,许多资产阶级学者都发出叹息:“民主政治,走向衰亡”。王长江有这种学者的良知吗?

解放前的上海,典型的殖民都市,有一本书称之为——《上海,冒险家的乐园》。在这些冒险家的洋人周围,有一批跟洋人帮闲的人,他们食洋不化,人们把他们称之为“洋泾浜”。这名字的来历我没考据过,我猜大概是“水货”洋人的意思吧。有人又把他们称之为“西崽”。

王长江就是一个典型的“西崽”。由一个“西崽”来讲中国共产党的党建,你说荒唐不荒唐,我说,一点也不荒唐,由一个正儿八经的党建专家来讲党的建设,能讲出这样具有中国特色的建党理论吗?这叫做“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王长江就捅出了这个娄子。

【后记】在这篇网文前,贴上了我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中央给我们老兵颁纪念章时照的,是单位领导部门的同志抓拍的。前几天我写了一篇网文——《北京,吹响了反党号角》,没过两天,被拿下来了。是不是有人说我是挑起社会动乱?这动乱是来自王长江的反党言论,怎么不去批王长江呢?在这篇网文写成后,我就把相册上的这张照片拿来贴上,证明我是一个老兵,跟着共产党革命了一辈子,决没有“挑起动乱”的不良之心。望谅鉴。

          老兵丑牛

          武汉·东湖泽畔

           2016812


Tags:丑牛
责任编辑:井底蛙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