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事家事天下事
危险的生存环境
街谈巷议
网站简介
问题新闻:吉林丰满水电站原大坝已开始..
老兵丑牛专辑
丑牛:武汉长天楼“12.21”风波
2018-07-13 11:39:51 来源:丑牛 作者:丑牛 【 】 浏览:102次 评论:0

     武汉长天楼“12.21”风波

                    ——致公安局长兼回网友

尊敬的局长同志:

《武汉网友纪念毛主席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的报道,在互联网上发表后,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关注,成百上千人的跟帖,几百次的电话询问,一直到今天,还很热烈。

当事各方,都应对这起风波,作出解释和回应。我作为这次纪念会的组织者之一,很想和你见面交换一下意见,对网民作一个真实的、合理的交待。但第一,你们在处置这件事上,想得很“周全”,既要阻止这次纪念会的召开,又不留下你们干预的任何痕迹。既然,你们不打算承担任何责任,怎么和你们谈呢?你一句话,就可把我的口堵死:“我们是要长天楼对‘安全隐患’进行整改的啊!我们决不是对着纪念毛主席的。”甚至,你们还会加上一句同情的话:“真遗憾。”这一回答,准让我哑巴吃黄莲,心中有苦口难言。第二,上海出了个“杨佳事件”后,各级政法机关,都加强了戒备,门禁森严。虽然,我已是耄耋暮年,一气之下,也难免做出“血气方刚”的激烈事情来,肯定会被立即“制服”,一不打紧,倒在公安局里,也连累了你们。

因此,发出这封公开信,作为双方沟通的第一步,也是向网民们作出一个初步交待。

我要说的第一件事是:为什么选择长天楼这个地方作为纪念毛主席生日的会场。武汉网友纪念毛主席生日的活动,已经十多年了,每年“12·26”都要开一个纪念会来缅怀他老人家。最初参加纪念会的是老年人多,老革命、老党员、老军人、老劳模、老知识分子、老红卫兵……。这些人多半跟着毛主席干了一辈子或大半辈子革命,有不少人还见过了毛主席,还有九届、十届的中央委员或后补委员。一开会,一片白雪飞满头。近几年来,涌进了大批中青年人,他们大都是毛主席去世后才出生的,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有下岗工人、农民工、科技人员、学校教师、外企白领、甚至还有企业家、国营的、民营的都有,更多的是“80”后的学生。开起会来,一片“黑头”之间,点缀着星星皓首,人数越来越多,开会的规模也越来越大。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有什么人刻意地去组织,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全国都是这样,恐怕全世界也是如此。当胡锦涛同志访问古巴时,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就是用中文唱“东方红”来欢迎他的。我们的邻邦尼泊尔人民推翻了皇权统治,领导人民的是“尼泊尔共产党(毛泽东主义)”。

今年,是毛主席诞辰115周年,逢五逢十属大庆之年,加上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爆发,拖连了中国的经济大滑坡,失业人口,猛然增加,社会秩序也显现出了动荡不安。全世界在追寻马克思,中国在向往着毛泽东。在这种形势下,参加纪念毛主席生日的人数猛增,我们就想找一个大一些的地方作为会场,并要比往年更隆重地举行。我们在武汉挑了一些地方作比较,认为东湖风景区的长天楼最恰当。一是长天楼的风景优美,湖光山色,长天楼的建筑,气势豪雄,特别是它是毛主席最钟爱的地方,曾26次光临,在这里招待国外政要,接见普通群众,和书画家们在这里挥毫泼墨,和战友们在这里促膝品茶。

进入长天楼的大门,挂着一幅巨大的毛主席和金日成在此地“碰杯”的照片,让人回忆起那惊涛骇浪的岁月,在大厅的正中间,挂着一幅毛主席在这里与女职工,女劳模们共庆“三八”节的场面,有女模范民警,有纱厂女劳模,有药厂的女技术员……。对比今天,工人阶级的处境让人想起党和毛主席的亲切关怀。选择这里纪念毛主席生日是再好不过的了。但今日长天楼已商业化了,要支付不小的一笔租金,大家一听说,你十元、他五十元的一揍,支付租金绰绰有余,如是就商议在纪念会后举行一场音乐会——“颂歌献给毛泽东”,和音乐界的朋友们一联络,没有一个人要“出场费”,而且各人选择了一出最好的颂歌来演唱,唱出最美的心声。

二十日下午,游客散后,我们进入长天楼,布置会场,长天楼的员工也很热情,他们说,长天楼还是第一次开纪念毛主席的会,通过这一次,希望更多的人来这里纪念毛主席。我们一齐动手,打扫会场,排列坐椅,调整音响,安装灯具,舞台正中,挂上一面二米多高的毛主席挥手的照片,四周金光闪耀,主席像的两侧,一边是“世界呼唤马克思”,另一边是“中国向往毛泽东”,背景音乐是“大海航行靠舵手”。

会场布置好了,全体工作人员坐在前排,欣赏我们的“杰作”,心情是无比的兴奋和激动。明天,在这个毛主席曾经坐立过的地方,我们对着麦克风向他老人家倾吐心声,向他老人家纵情歌唱。

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是“12·21”风波发生的经过。

事件的经过,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整个事件,是你策划的,我只想谈谈我目之所见。

二十日晚上接近零点的时候,我被电话铃声闹醒,参加筹备工作的同志告诉我:“长天楼出事了,老板来电话说,晚上公安局有一批警察进入长天楼,把他带走,作了笔录,说长天楼存在‘安全隐患’,明天要‘停业整顿’,纪念会不能开了”。突然的一闷棍,打得我犹如五雷轰顶,把白天的兴高采烈,打得个烟消云散。

我立即赶到长天楼,大门已经反锁,门前停有几辆轿车和面包车,有的车里面还坐满了人。有几间房还亮着,但都拉上了窗帘。我们敲门想进去看一看,回说“老板不在”,一直候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我们还不能进入,只好离开,后边有一辆车尾随着我们的车,“送”我们出了风景区的大门。

回到家里,我们谁也没有睡意,大家觉得这事实在太蹊跷。长天楼的“安全隐患”,前些时没有(以后也会没有),偏偏在我们临开纪念会的前夜发生,是“巧合”么?也不像,警察也好,工作人员也好,都在把眼睛盯着我们,似乎我们就成了“安全隐患”。在大家议论声中,蹲守在长天楼的人回来了,说里面正在拆除坐椅,我们怕他们把主席像拆坏了,要求进去拆下毛主席的像,有人说,只开一扇小门,让他们进来一个人,不能放多的人进来。这更进一步地证明 “整改”是冲着纪念会来的。回来的人还反映,大门前停了辆面包车,里面坐着人似在监视。我们感到不大对劲,内部“整改”,怎么会在外部“监视”呢?天快明了,一些来参加纪念会的人和他们发生了冲突怎么办?老年人经得起推搡吗?青年人会憋得住心中的愤怒吗?我们立即掏出手机,分途发出通告,纪念会因“安全隐患”受阻,不能举行了。

天明了,我们又去长天楼,怕出事。大门仍然反锁着,从门缝往里看,所有坐椅已全部搬走了。参与筹备纪念会的一位同志告诉我,昨晚他打经理的手机,想进去拆下毛主席的像,经理犹豫了一下,回答说,等我们商量一下,大概是请示某人后,回答说,由员工们帮我们拆下来,还给我们。这种“安全隐患”清除的真奇怪,然道这不能证明:“安全隐患”就是“纪念毛主席”么!?

天大亮了,有些参加纪念会的人也来了,却被挡在门外,还有一些不是来参加纪念会的人如同学聚会、书画展览会等,则告诉他们从后门进去。

22日,我们来到长天楼,一切恢复正常,下棋的下棋,打麻将的打麻将,宴会的宴会,我们问一位女服务员,你们不是停业整顿的么?她全不理睬,我们问她:已经整改好了么?她显得极不耐烦地回答说:“不清楚,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去问老板去,前天晚上来了几十名警察,把我们老板带到局里去搞了两个小时”。过一会,她感到老板的日子也不好过,要我们不去找他。她自个喃喃自语地说:“我们老板这一回可掉得大了(湖北话,倒了大霉),一夜损失了几千元”。我看她眼圈儿也发红了,心里产生了很大的歉意,这是受了我们的拖累啊!他们吃的是哑巴亏,还不敢讲。我对负责管钱的同志说,按合同,他们毁了约,要加倍罚款,这钱,我们忍心要吗?人家嫌钱多难啊,一下子损失几千元,得多少天才能做回来!员工们也欲哭无泪,我们能雪上加霜吗?

我要说的第三件事是对“长天楼12·21事件”的看法和影响。你们一定洋洋自得,认为这件事干得很漂亮,既阻止了毛主席纪念会的召开,又没有留下让人们憎恨的尾巴。其实天底下的事从来没有做得天衣无缝的,你们的职业就教会你们:“再老道的案犯总会留下痕迹”。接到我们通告的网友们,劈头第一句话就是:“警察为什么干这种事啊?”。这就是最大最坏的影响。

对我们来说,纪念会虽然没有开成,却反而得到了开会时难得收到的好效果,让人们认识到,在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在毛泽东钟爱的长天楼,要宣传毛泽东、纪念毛泽东是这般的艰难,毛泽东开辟的事业,也充满了艰难险阻。你们和你们的上级把阻止了一次纪念毛泽东的会当成了一起工作业绩。多么的令人深思啊?!

胡锦涛同志多年以前曾讲过这样一句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当时,我没有留心这句话中的两个“关键”词:“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现在看来人们在“有的时候”、“有的情况”下是会反对毛泽东的。“有的时候”、“有的情况”下,是会有人诅咒毛泽东的。那个坐在十七大特邀代表席上的李锐,就在一些高层论坛上,大讲“毛泽东有罪”。因此,你们今天这样来阻止纪念毛泽东,我们也不会把它看成一场偶然的误会。“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出现这样一种“政治气候”,让我们受教育,让我们清醒。

不过,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们得罪了许多人了。来参加纪念会的网友中,有不少人是你们的“老公安”,有武汉市局几届老领导的战友和同事,有和谢滋群局长共过事的,有和李冷局长共过事的,有和王杰局长共过事的。

我想向你们介绍你们最老局长谢滋群同志的一件事:文化大革命中,谢滋群同志作为全国“黑公检法 ”的“五大黑干将之一”关在武汉警备司令部,我和他的房间正好对门,因为天气热,允许房门敞开通风,我和他经常倚门谈心。有一天,他挨了批斗回来,头在哪里碰破了,脸色铁青,我问他:“你气色不好啊,吃了大亏了吗?”他说:“头碰破了我不在乎,让我憋在心里的是老婆也上台斗我”。我问他:“宋处长(他妻子是市局的处长)怎么会呢?”谢说:“她可把我冤枉死了啊!把我一指,大喊一声:谢滋群,你一贯反对毛主席。革命的战友们,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谢滋群一直不学毛主席著作,他的书架上,连《毛选》也没有。”我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他诧异地看看我,不满地责问:“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说:“宋处长在保你啦!说你的书架上没有《毛选》,那她的书架上一定有,她的书架也是你的书架,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么?”他听了,顿时转颜微笑,连走廊上的卫兵们也笑了起来。你看,你们的老领导把对毛主席的态度看得何等地重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继任者们会干出阻止纪念毛主席的事来,他死了才四、五年啊!

除了“老公安”外,还有“老八路”、“老新四军”、“老志愿军”、“老红卫兵”还有更多的工人、学生和知识分子,你们以为这次把他们全“蒙”了。这是“自欺欺人”,他们全都知道你们干的事,你把他们全都推到“对立面”上,这是十分危险的,你们真正为自己埋下了“安全隐患”。虽然,我们很不愿意形势往这方面发展。

送上一段毛主席语录,你们多读几遍,可受益终身:

“什么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

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

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

这段话比任何“盾牌”、“防爆”还管用。

希望你也能像胡锦涛总书记一样,在网上与网友们对话。像我们这样,把事件的经过,诚挚地向网友们说清楚。

敬礼!

老兵:丑牛  

2008年12月24日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