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下事
国事家事
环境安全
街谈巷议
网站简介
李克强:让食品安全违法者付出代价
危险的餐桌
法国草甘膦检测结果惊人,常年吃生态食品体内还会有残留!
2019-01-15 13:33:27 来源:安和四季 作者:安和四季 【 】 浏览:3487次 评论:0

全文链接:http://www.szhgh.com/Article/health/food/201901/190723.html

 导语

  2018年4月起,法国民间环保组织在各地发起检测、控告农药利益集团的活动,截至9月已经有300人自愿参加了尿检、签署了请愿协议书。组织者发现,所有参与检测的人员,包括多年食用生态食品者,体内均含可致癌的草甘膦残留。

  

  2017年11月27日,反对使用草甘膦的人在欧盟委员会前示威抗议|图片来源:路透社/Yves Herman

  责编丨侯雷

  排版丨童话

  一、所有参检人员体内

  都含草甘膦

  据欧洲时报编译报道,2018年4月起,法国民间环保组织在各地发起检测农药残留、控告农药利益集团的活动。截至9月已经有300人自愿参加了尿检、签署了请愿协议书。

  组织者发现,所有参与检测的人员——包括多年食用生态食品者,体内均含可致癌、致基因突变的草甘膦。

  尿液检测在严格引导和监控下进行,组织者甚至要求人们只穿内衣进入洗手间,“这样就排除了携带任何物质掺入尿液的可能”。很多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检验。活动不是免费的,尿检要支付85欧元,尿检+公共投诉是135欧元,大多数人直接选择打包套餐。

  截至目前,所有人的尿液中均被检测出草甘膦。参与者阿尔诺对这个结果表示震惊——他尿液中草甘膦的浓度是法定饮用水可含草甘膦最高浓度的8倍:

  我坚持吃BIO(编者注:有机)产品已经四五年了,这是不公平的!草甘膦无处不在!

  法国西部地区一个养殖农民菩提特表示,做检查的人对自己饮食十分注意,但现在所有人的尿液中都能发现草甘膦。她自己只吃有机食物,但尿液中草甘膦含量高达0.2纳克/毫升。她以为自己能够免受草甘膦影响,但不得不承认环境污染力度太过强大。

  法国著名讽刺杂志《查理周刊》9月出版特刊,15名采编人员将自己的头发送进实验室分析成分,结果是:所有送检对象均携带有42种不同农药,其中30种确定致癌。令人深思的是,1998年之后即在法国被禁止使用的杀虫剂林丹仍然存在于记者们的头发中。

  

  《查理周刊》封面

  非政府环保组织“未来世代”警告说,每个人接触农药的程度确实不同,但我们的生活环境和习惯在变化,比如头发中的草甘膦,有可能是农民在工作中摄入,也可能是都市人在饮食中摄入。

  二、提出起诉的人不断增多

  据法新社11月21日报道,布列塔尼(编者注:法国几个省组成的一个大区)18名反对草甘膦人士以“危害他人生命”为由在当地提交诉讼。他们的尿液检查显示,其中草甘膦含量很高。草甘膦是孟山都公司最畅销的除草剂中的关键成分。

  曼恩-卢瓦尔省的省会昂热也有4人在当地以同样理由提交诉讼请求。

  10月中旬,阿列日省22位反草甘膦人士同样提起诉讼。他们所做的尿液检查显示,草甘膦含量在0.2-3.4纳克/毫升。

  此外,一群反对使用草甘膦的卡昂公民也加入了在法国各地发起的"反草甘膦运动",通过检测头发确定他们身体内的农药含量。

  大多数参与运动的部门都是收集志愿者的尿液,塞拉利尼教授选择了对头发进行分析。

  为什么他们选择了检测头发?因为尿检只能检测出最近几天的状况,而发检不仅能发现几天内是否接触吸收了草甘膦,还能检测出几个月前是否有吸收草甘膦,而且还可以根据该检测群体确定除草剂中是否含有砷。

  如果发现农药的含量过高——相当于每毫升血液中超过0.1纳克,这是欧盟允许的饮用水中残留比例,参检者会被邀请参与投诉。

  据维权人士的律师表示,目前法国共有160人已经提交诉讼。诉讼理由主要是草甘膦危害他人生命安全、严重欺骗和危害环境。巴黎公共健康中心已经开启调查,将会统一协调这些诉讼。

  三、草甘膦的危害罄竹难书

  草甘膦是一种非选择性内吸传导型除草剂的主要成分,于20世纪70年代初由孟山都公司研发并获得专利,并于1974年首先以农达牌子将其推向市场。

  其商品名称有农达、年年春、好过春、家家春、治草春、日产春、好伯春等,一般与配套的转基因作物共同使用,能够杀死杂草等植物而不会杀死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世界上约85%以上的转基因作物是抗草甘膦除草剂的。

  2016年起,草甘膦除草剂应用频率呈100倍增长,部分原因是应对全球出现和蔓延的对草甘膦产生抗性的超级杂草。

  由于其对多年生根杂草非常有效,草甘膦也广泛用于橡胶、桑、茶、果园及甘蔗地除草,近些年国内不断有报道,茶叶等农产品里检测出草甘膦超标。

  草甘膦也可被作为农作物收获前的干燥剂喷洒,造成非转基因作物及其加工产品也有很高的草甘膦残留。此外,草甘膦雾滴还可飘移污染土壤、水体、大气等环境基质,对非靶标植物造成了直接和间接的伤害。

  由此可知,除了绝大部分转基因作物及其产品里有草甘膦残留,其他非转基因农产品甚至饮用水和空气里也可能含有草甘膦。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虽然大部分用于出口,但国内依然不少使用。加上中国进口的农产品很多也含有草甘膦,所以国内的草甘膦残留是很严重的,但现在却缺乏有效的监管。

  那么,草甘膦对人体有什么危害呢?

  2012年9月,法国卡昂大学塞拉利尼教授在《食品与化学毒物学》科学杂志上发表一篇论文《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和抗农达(草甘膦)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

  塞拉利尼团队用孟山都的转基因玉米NK603进行了两年的大鼠饲喂实验研究,结果显示转基因玉米和草甘膦除草剂都能导致大鼠产生肿瘤。虽然该杂志主编后来受到来自孟山都和监管机构的压力撤出了论文,然而,2014年6月《欧洲环境科学》重新发表了该项研究。2015年,塞拉利尼也因此研究获得了“真相揭秘者”奖。

 

  塞拉利尼两年大鼠喂养实验对比图,左侧为不含农达的转基因玉米喂养,中间为含农达的转基因玉米喂养,右侧为把低剂量农达掺到非转基因饮食中,三个样本的大鼠都长了肿瘤。

  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宣布把草甘膦列为2A级致癌物质,即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对人类也很可能致癌。

  报告发表后不久,美国就有200人在一宗联邦案件控告孟山都,原告们指草甘磷导致他们身患血癌。随后起诉孟山都的癌症患者和家属不断增加。据收购了孟山都公司的拜耳集团首席执行官维尔纳·鲍曼透露,截至2018年7月底,美国州和联邦针对孟山都草甘膦致癌诉讼的原告人数已跃升至8000人。

  8月10日,旧金山法院陪审团判定,孟山都的农达除草剂导致了第一位将这家农化公司告上法庭的韦恩·约翰逊(Dewayne Johnson)患上癌症,并向后者支付2.89亿美元的赔偿金。

  2016年,《自然》(Nature)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发表了新的研究发现,极微量的草甘膦除草剂能够在实验鼠身上导致非酒精性脂肪肝。

  2017年10月4日,法国《世界报》曝光,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在1985年就知道草甘膦除草剂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都在孟山都相关产业中担任高管、继续牟利。

  同一天,法国母亲萨宾·葛塔萝普(Sabine Grataloup)和丈夫对孟山都发起诉讼,这是法国第一起关于草甘膦致畸的诉讼,他们和医生认为后者是导致10岁儿子泰欧(Théo)残疾的罪魁祸首。

  格拉卢普生活在里昂附近的Isere小镇,2006年8月,她在怀孕后打理家里的农场时,使用了孟山都生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喷雾。泰欧出生时食道和喉咙严重畸形,在3个月时接受了气管造口术,这使他今天喉咙里仍然有一个用来呼吸的大洞,并且禁止任何水上活动。由于没有声带,泰欧只能沉默,直到他学会用食道、金属管和喉音来表达自己。今年5月底,11岁的泰欧不得不接受第53次手术,而严重的风险仍然是永久性的。

  

  2016年10月16日,葛塔萝普在海牙民间审判孟山都的法庭上展示儿子生下来不久就做手术的照片|摄影:Yuri Van Geenen

  这只是全球众多农药致残患者中的一例,南美国家阿根廷大量使用转基因种子及其配套农药,该国科尔多瓦大学医药学系研究显示,许多案例证实接触农药与自然流产、胎儿死亡有关;另外,该国2012-2013年间61.1%的先天畸形胎儿来自农药喷洒区。

  不仅如此,近些年一些研究发现草甘膦有内分泌干扰作用,内分泌干扰剂是能够模仿或者阻断某种激素的化学品,低剂量或环境中累积的草甘膦具有雌激素活性。由于激素在非常低剂量的条件下运行化学信号剂的作用,所以即便非常微小剂量的内分泌干扰剂也能导致严重的疾病[1]。

  2018年9月初,法国非政府组织“未来世代”通过媒体表示,欧洲人餐桌上近2/3的食品含有主要来自农药的内分泌干扰物,可能导致癌症、不育、基因突变。

  内分泌干扰物并非通过单次量“毒剂”起作用,而在于接触时间和时机。对三个月以内的胎儿来说,母体接触到内分泌干扰物将产生灾难性后果。

  “未来世代”协会指出,所谓“安全剂量”的说法并不科学,根据年龄、身体状况,接触时间长短,以及不同干扰物的叠加作用,科学家认为无法估测令其产生作用的最低剂量。

  法国《60万消费者》杂志在2017年4月的报道中指出,法国儿童全部已经接触过内分泌干扰物,无论他们住在哪里、饮食何物,这些物质可以通过空气、土壤、地下水传播,影响波及几代人。

  2017年11月,欧盟决定将草甘膦使用许可证延长5年,法国政府成员对草甘膦的态度暧昧不明。

  法国总统马克龙多次表态“2021年在法国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但政府其他成员后来改称:2021年以前“在主要用途中”禁止草甘膦,2023年以前“在所有的用途中”禁止草甘膦。

  2018年9月14日,法国国民议会就农业和食品法进行了最后一场辩论,最终决定不在法律中写入“三年之内禁止草甘膦”的条款。

  世界各地的人们同草甘膦的斗争从未间断。

  2018年9月7日,饱受病痛折磨的阿根廷农药斗士法比安· 托马斯(Fabian Tomasi)去世,法国媒体报称:“他的身体就是反对农药的武器”。

  托马斯从23岁起在农场工作,负责填充和喷洒除草剂,没过多久,托马斯感觉手指末端疼痛,但是公司命他继续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工作。他的健康情况无底线下降:皮肤失去弹性、肺活量下降、严重消瘦,肘部和膝盖感染。

  2014年,托马斯的兄弟在数周的痛苦后死于肝癌,他们从事同种工作。

  兄弟的去世让托马斯决心继续战斗,他给维权网站写作公开信、了解和学习疾病和农药间的关系。他曾经预言:“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我们拥有的土地不足以埋葬(受农药之害)死亡的人类。”

  文章来源:欧洲时报,francetvinfo,人民食物主权网 等

  注释:[1]草甘膦除草剂?不用了! ——美国加州里士满市禁用孟山都草甘膦的科学依据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732

  安和四季微商城信息

  上新推荐:非转基因冷榨大豆油、非转基因东北大米、新疆和田葡萄干、新会陈皮、吕梁生态骏枣、 洛阳手工粉条、古法手作

  新鲜出炉: 补虚养血玉灵膏、九蒸九晒芝麻丸、老树核桃麦芽糖、山楂糖等

  驱寒护阳:血糯酒酿、 古方姜糖、手工节气灸条、驱寒祛湿足浴包

  客服微信:18701398040

  安和微商城:https://kdt.im/h0Emlr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